hi

沪江网校被传裁员,业务不佳和内外交困是主因

沪江上市受挫和裁员千人的消息很快在互联网圈传开。虽然沪江官方很快就发布了正式声明,称谣言严重失实,不存在...

沪江网校被传裁员,业务不佳和内外交困是主因

沪江上市受挫和裁员千人的消息很快在互联网圈传开。虽然沪江官方很快就发布了正式声明,称谣言严重失实,不存在对赌协议,公司上市仍然在进行中,95%的裁员也不真实,只是对亏损业务线进行了优化和合并。但是因为绩效考核才进行岗位优化的说辞并没有让大家信服,被越来越多的消息证明了这个老牌在线教育探路者在发展上遇到了麻烦。

业务长期表现不佳

根据爆料消息,沪江裁员规模大概在千人,英语口语、留学这种大项目没有了,大部分业务都被砍掉,只保留了少量业务。在官方声明中,沪江也承认在对亏损业务进行优化和合并。从财报上来看,诞生于2001年的沪江,经营状况并不算好。

根据招股书,沪江把旗下业务分为自营品牌课程业务,沪江网校以及CCtalk两部分,为用户提供涵盖升学、留学、语言、职场兴趣等全方位的学习产品和服务。但这些业务多年来都没有实现盈利,招股书显示,2015财年、2016财年、2017财年及截至2017年及2018年8月31日止八个月,营收分别为1.85亿元、3.39亿元、5.55亿元、3.43亿元、4.36亿元;净亏损分别为2.80亿元、4.22亿元、5.37亿元、3.12亿元及8.63亿元。亏损不断扩大。

自营品牌课程是目前沪江的营收构成重点,课程里面绝大部分收益来自大学生课程和除英语外的语言课程,CCtalk业务还处在烧钱推广的时候,在品牌和市场占有上都不占优势。亏损不断扩大的情况下,遇到经济下行的一年,加上上市这个重要节点,沪江要优化掉亏损的业务线,进行团队瘦身,来控制成本,并不奇怪。

沪江的难题

业绩不振,短期内倾注了心血的CCtalk也没有快速成长起来的趋势,沪江内外交困。

外:市场细分,赛道竞争激烈份额被蚕食;

根据Analysys易观发布的《中国互联网教育市场趋势预测2018-2020》显示,2017年中国互联网教育市场规模达到250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6.3%。预计2020年规模将达到4293亿元人民币。加上中国家庭对于教育的不吝投入,家庭储蓄的10%-15%都愿意投入到教育中,很快就让在线教育市场成为了资本追逐的香饽饽。QuestMobile去年年中发布的《在线教育行业洞察报告》显示,教育类App的月活跃用户数已经突破2.2亿。

传统的教育机构学而思、新东方等机构都不甘示弱跟进布局互联网+。这样一来,沪江的主要营收业务——大学生课程和除英语外的语言课程,市场不可避免的受到挤压,课程利润率在竞争涉及到价格战补贴战的同时,也会下降。

如果要将业务拓展到面向更低龄的人群,面临的竞争也异常激烈。教育培训领域的创业项目迅速分化,以年龄段将市场细化到面向学前儿童的,K12阶段的,高等教育阶段的;从工具功能角度,将市场细化成词典翻译,作业辅导,语言学习等市场。每一个相对应的细分市场,都涌现了一大批对应的企业,仅2019年前两个月,掌门1对1等数十家互联网教育平台融资额就接近百亿元。各个赛道都在开打品牌战、价格战,沪江目前并不具备多线作战的资金和产品能力。

内:获客成本高企,付费转化低

内因来说,沪江本身由bbs式网站发展起来,面向的用户群体年龄段偏大,主要用户是大学生群体,这部分人群培训目的明确,留学、考证等刚性需求更愿意付费去上线下的课程,教学质量和专业度更受认可。而日常学习需求,与其付费购买线上课程,不如寻找免费的资源。

所以沪江业务增长乏力的一大原因就是购买转化率不高。根据招股书,截至2018年8月31日,沪江教育用户数量由1.7亿增长至1.86亿,其中付费人数达到1070万,付费转化率只有5.7%。对比起在线教育领域的新贵VIPKID,差距太大,VIPKID在30万用户规模的时候,年收入就做到了50 亿人民币,还做到了95%的高续费率,70%的老带新用户转介绍。

而且,即使拿出大笔预算做营销投放,转化效果和有线下布局的教育机构相比,并不具备优势。格隆汇曾经做过对比,在线教育机构销售费用率远高于线下机构。比如沪江和新东方,在课外辅导业务上,沪江毛利率为近60%,新东方略低为56%,相差不大甚至沪江略有优势。但计算净利润时,沪江为-96.78%,亏损,新东方则仍为正数,盈利12.1%。

但如果不做推广,市场份额将被竞争对手进一步蚕食。对于沪江来说,营销投入并不能省。但如何建立精准锁客与高效分发一体化的营销机制是后续需要解决的。

通过关闭亏损业务,裁员瘦身的方式来集中力量放大优势业务竞争力,未尝不是一个好方法。不过想要在目前的市场竞争中杀出重围,困难不小。

【本文由互联网分析师于斌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沪江网校被传裁员,业务不佳和内外交困是主因"的相关文章
hi